现代经典美文段落摘抄

2013-06-03  词叟

    

 现代经典美文段落摘抄 

素材 :网络编辑 :词叟 


心泉丁冬

人人心中都有一汪清泉 ,洗濯你的灵魂 ,滋润着你的生命。只是因为日常的琐碎生活的纷杂 ,才掩蔽了她的环佩妙音  ,朦胧了她的清碧透明 。

夜阑人静 ,天籁无声。每逢这个时刻 ,你才能卸下沉重的面具,拆去心园的栅栏,真实地审视自己,在生命的深处,你终于倾听到一丝悠然的脆鸣。这是一首真善美的诗 。像甘霖,像春风,柔慢而隽永 。

月隐星现,露重风轻。每逢这个时候 ,你才能正视裸露的良知,走出世俗的樊箱 ,在灵魂的高处 ,你终于感念到一波必然的律动  。这是一支真善美的歌啊!像皓月 ,像秋阳,淡泊而宁静 。 

逆风逆旅的你 ,每当回望身后的坎坷与泥泞 ,一道一道 ,一程又一程 ,你的心泉便豁然翻涌……终于了悟:生活不相信眼泪  ,失败也并不意味着扼杀成功!世上没什么永恒的侥幸让你永远的沾沾自喜,世上又有什么永恒的不幸让你永久地痛不欲生?

生命的辉煌,拒绝的不是平凡,而是平庸!所以春风得意时多些缅想 ,只要别背叛美丽的初衷;窘迫失意时多些憧憬 ,只要别虚构不醒的苦梦!

用心泉熄灭如火的嫉妒,用心泉冲尽如尘的虚荣,生命才会获得无限的轻松 。絮絮低语的心泉明白地告诉你 :人心并不是你想像得那样险恶丛生 ,生活也不像你渲染得那般黯淡沉重!

远离卑劣的倾轧  ,躲开世俗的纷争 ,走近丁冬的心泉,倾听心泉丁冬……

重温一抺美丽的心情;抚慰一颗疲惫的心灵;回首一段巷凉的人生 。

倾听心泉 ,让思想走向深刻纯净;倾听心泉,让生命愈加丰盈生动。

你是那样的渺小 ,令人瞧不上眼。可每当看见你从墙缝 、瓦砾 、屋脊  ,甚至坚硬的石缝里钻出来的时候 ,就不能不为你那顽强的生命力所折眼 ,发出由衷的赞叹 。

你是绿色植物中顽强生命力的代表 ,在大自然的考验面前 ,你始终保持着强者的不屈姿态。不论火烧、水淹、霜冻 、干旱 ,都没能使你有丝毫的屈服。

特别使我敬佩的是 :你不择环境的优劣 ,始终如一,百折不挠 ,顽强生长 。在那酷热的沙漠中 ,时时可见你不屈的身影 ,或是一株,或是一丛,即使那里水贵如油,你却始终坚强的向下发展,纤细的根须扎入地下 ,直到找到珍贵的水源 。野草的生命力可谓强矣!野草的意志更谓坚矣!在白雪皑皑的雪山上,你同样顽强的生长着 ,迎着凛冽的寒风 ,抵抗着极度的严寒 。当春风把雪水淙淙地吹下山的时候 ,你又萌发了几株嫩绿的新芽。

你就是这样周而复始 、不屈不挠的生长着 。虽然你没有青松的英姿 ,没有垂柳的阿娜,没有桃李的绚烂 ,也没有芝兰的芳香,但你浑身充满大自然的活力,你在我心里已深深的扎了根!

我赞美草 ,我更要高声赞美那些具有坚强意志的人!

半片黄叶落下  ,我听到一丝生命枯萎的声音 。是的 ,雁子又要南飞了 ,树杈上又只剩下了枯枝 ,泉水渐渐干涸  ,寒意悄然袭来  ,这一切都告诉我 ,冬天到了。

在我看来  ,冬天是最不浪漫的季节 ,特别是南方的冬天  ,它看不到北方的银装素裹,冰天雪地;也看不到西部的万里荒漠,悄无人声。南方的冬天永远都只是一片萧条之色。天很冷很冷 ,却不带一丝湿润,浸入骨髓的冰凉仿佛要把身体的所有温暖都抽去,只留下如干絮般散漫的冷一团一团的塞在胸肺间。在这样的季节里 ,人的思维都会被冻住,什末情感 ,浪漫会在刹那间被抛之九霄云外  。在这样的境况下 ,难以提起一丝好兴致 ,哪怕偶尔有所愿望,也会很快被扔到记忆的角落里。

站在户外 ,轻轻的嘘一口气 ,一团白雾裹着一份温暖袅袅升空 ,在半空中伸展,氤氲  ,半晌又汇入了干冷的空气  。刚刚燃起的一点希望有破灭了 ,消失得轻悄而又平静,仿佛从来就不曾有过  ,又恍惚有过这末一份特别的湿润。小澍长成大树  ,到了冬天便成了老树,老树枝桠交错 ,只有几片稀稀落落的叶子点缀着生命的痕迹  。树皮微现焦黄 ,仿佛在火上烤了许久,煎熬的失了神采,半卷曲着好像随时都会坠地 。

夏日里花叶田田的荷塘 ,此时都只剩下了根根枯管 ,片片残叶 。早已没了衔露含珠的风韵 。寒风轻摇 ,枯和倓叶 ,仿佛悄悄的诉说着昔日美艳 ,又仿佛轻轻暗泣着如今没落。倘若再来一场冷雨 ,更催花落,倒符了李义山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心境 。

南方的山向来不如北方的高大巍峨 ,到了冬日更失了往日的润朗 ,之留下了略带灰蒙的身影悄然耸立于天地间 。默守着一份寂静 。倘若在北方 ,来一场大雪 ,将群山覆盖上一层苍茫的白色  ,那有是一副磅礴的好图景 ,巍芒间孕育着新的希望。只可惜南方无雪 ,如同土丘半散漫开的小山零零落落的点缀在辽阔的江汉平原上,山间便只剩下松柏苍翠的影子 ,但之绿色都如同带着一层霜 ,淡绿中隐隐的泛出青灰。远望去仿佛被飞扬的尘土覆住了。

站在江边,这才发现昔日里的天堑而今只剩下了窄窄的一道灰链  ,昔日里浪拍千石的江畔现下已是波澜不兴 。江水仿佛被冻住了 ,连东注的流速都似乎被停住了 ,一切都现着一片死寂  。

是的  ,南方的冬天便只能用死寂来形容 ,看不到一丝生命的动感。天地间唯存单一的灰蒙。这种萧条的氛围充斥了万物  ,一点一点的抽走了它们生命的活力 。

身于此 ,只有寄情于窗前 ,遥送上一瓣心香 ,盼望能有一丝新绿破土,寄来春的希望 。

初冬月

秋意尚浓,恍然就到了初冬,月亮也带着秋温 ,走进了冬的夜空。

天黑得早了,晚饭后摸黑回宿舍 ,过了山头 ,豁然见西南山坡上空这轮橙黄明净的初冬月,低垂圆满 ,硕大清新,一种美好亲切的感觉顿从心底漾起 。夜幕中 ,黑森森的山峰错落而列 ,视野尽处 ,一岭横天际接晚霞;渐暗的余霞边,山的剪影如淡淡的水墨画,近山的轮廓则像浓墨涂出的一样;山坡西南出口方向 ,山势迅速开阔,峰峦连绵起伏,像一片黑色的波涛,磅礴在融融的月光下;月下的山坡和附近的山川上空月光旖旎 ,给人今月专为此处明的美感 。这月光山色太美了!望着明月,似乎忘却了自身的存在,只剩下一缕美好的情感,羽化在这月色之中 。

独自徜徉在月色里,白天必须思虑萦怀甚至忧戚的 ,此刻全忘了,而白天无暇顾及甚至早已忘却了的,有的却会清晰的想起来。如此美丽的月光 ,会使心灵深处的珍藏开出花朵 ,连痛楚也会变得美丽。但这月色更多的是使我无所虑无所思,身心放松,呼吸都变得轻微均匀  ,不易觉察 。我像一条游到清水里“偷清”的鱼,浮在月光里 ,吮月华,汲清辉 ,或停泊或徘徊,如醉如痴。

橙黄的月 ,橙黄的光 ,橙黄的光里浮悬着轻轻的霜 。清虚的夜空里 ,我仿佛感觉到了月光的流泻 ,感觉到了月光的韵律 ,颖悟到人的情感与月光波动的相依相融;在这柔和美丽的月光下 ,只要一凝神一动情  ,仿佛就能听到低徊优美的《梁祝》曲,看到飘逸如梦的《天鹅湖》……难道这些作品的诞生也经历了月光的孕育 ,作者的灵感也得到过月光的滋润和浇灌 ?不然 ,这些美好的东西怎么会还原在这月光之中 ?

山脉相互枕藉着 、依偎着,匍匐在朦胧的月色里安详地睡了。真没想到白天反复经过反复看过的山,经月光的再创造 ,竟如仙境。山上的树木挤挨着、拥抱着,进入了梦乡 。松树等乔木高高的婆娑的树冠,如伞如云如絮,像幽幽夜幕里的泼墨画。山在呼吸 ,树在呼吸,空气在呼吸 ,夜在呼吸……此刻凝目,能看到天涯;此刻倾听 ,可听及海角。听者看者  ,非耳非目,乃心也 ,乃月夜之助也 。

月光如橙色而淡泊的液体 ,山川景物浸在月色里 ,天国般的宁和 。独处月下 ,平和而安宁的心灵,在接受月光睿智的审视,人生一瞬,人生是美好的  ,人的心灵也应该是美好的 ,我们的所作所为应无愧于这美好的世界,无愧于这美好的月光;美好的心灵才能照进美好的月光,心灵美好的人 ,才敢于独自静静地面对这美好的月色而灵魂安宁  。

感谢生活感谢大自然的赐予,我的生命之舟放逐了喧嚣 、污染和拥挤 ,泊进了这一汪月色 ,际遇了这处明丽如梦的风景 。陶醉在月华天籁中,我甚至忘记了我是什么时候是怎样进入这月色的 ,也没有想到要走出这月色 ,走出这个恬静和悦的梦境。

在时间的长河里 ,我们仅有属于自己的那一缕月光,稍不珍惜  ,就会去日苦多,万事成蹉跎 。君不见,此月方从远古来,历沧桑 ,经兴衰 ,送千古风流 ,看花开花落……大王月,霜晨月  ,关山月 ,红缕月 ,俱往矣!山河沉寂无言 ,酣然入梦;人不惜月月自明  ,吾辈该如何把握这一缕月光?初冬月高悬不语 ,娟然如洗 。

白马湖之冬

在我过去四十余年的生涯中 ,冬民情味尝得最深刻的要算十年前初移居的时侯了 ,十年以来,白马湖已成了一个小村落 ,当我移居的时侯  ,还是一片荒野 ,春晖中学的新建筑巍矗立于湖的那一面  ,湖的这一面的山脚下是小小几间新平屋,住着我和刘君心如两家  。此外两三里内没有人烟。一家人于阴历十一月下甸从热闹的杭州移居于这荒凉的山野 ,宛如投身于极带中 。

那里的风 ,差不多日日有的,呼呼作响 ,好像虎吼  ,屋宇虽系新建,构造却极粗率,风从门窗隙缝中来 ,分外尖削,把门缝窗隙厚厚地用纸糊了,橼缝中却仍有透入,,我刮的厉害的时侯,天未夜就把大门关上 ,全家吃毕夜饭即睡入被窝里  ,静听寒风的恕号 ,湖水的澎湃。靠山的小后轩 ,算是我的书斋,在全屋子中是风最少的一间 ,我常把头上的罗宋帽拉得低低地在洋灯下工作至深夜 。松涛如吼 ,霜月当窗,饥鼠吱吱在承尘上奔窜,我于这种时侯,深感到萧瑟的诗趣 ,常独自拨划着炉灰 ,不肯就睡 ,把自已拟诸山水画中的人物,作种种幽邈的遐想。

现在白马湖到外都是整个儿的 ,从上山起直要照到下山为止。在太阳好的时侯,只要不刮风 ,那真和暖得不像冬天。一家人都坐在庭间曝日 ,甚至于吃午饭也在屋外 ,像夏天的晚饭一样,日光晒到那里就把椅凳移到那里 ,忽然寒风来了  ,只好逃难似地各自带了椅凳逃入室中,急急把门关上 ,在平常的日子  ,风来大概在下午快要傍晚的时侯,半夜即息 ,至于大风寒  ,那是整日夜狂吼 ,要二三日才止的。最严寒的几天  ,泥地看去惨白如水门江 ,山色冻得发紫而黯 ,湖波泛深蓝色。

下雪原是我怕不憎厌的 ,下雪的日子 ,室内分外明亮晚上差不多不用燃灯 ,远山积雪 ,足供我半个月的观看 ,举头即可从窗中望见。可是究竟是南方 ,每冬下雪不过一二次 ,我在那里所日常领略的冬的情味 ,几乎都从风来 。白马湖的所以多风,可以说是有着地理上的原因的 ,那里环湖原都是山 ,而北首却有一个半里阔的空隙,好仅故意张了袋口欢迎风来的样子 ,白马湖的山水 ,和普通的风景地相差不远 ,唯有风却与别的地方不同 。风的多和大,凡是到过那里的人都知道的。风在冬季的感觉中,自古点着重要的因素,而白马湖的风尤其特别 。

现在,一家僦居上海多日了 ,偶然于夜深人静时听到风声的时侯,大家就要提起白马湖来,说“白马湖不知今夜又刮得怎样厉害哩!”

初冬浴日漫感

离开故居一两个月,一旦归来  ,坐到南窗下的书桌旁时第一感到异样的 ,是小半书桌的太阳光。原来夏已去 ,秋正尽  ,初冬方到 ,窗外的太阳已随分南倾了 。

把椅子靠在窗缘上 ,背着窗坐了看书 ,太阳光笼罩了我的上半身 。它非但不象一两月前地使我讨厌,反使我觉得暖烘烘地快适 。这一切生命之母的太阳似乎正在把一种祛病延年,起死回生的乳汁 ,通过了他的光线而流注到我的体中来。

我掩卷瞑想 :我吃惊于自己的感觉,为甚么忽然这样变了 ?前日之所恶变成了今日之所欢;前日之所弃变成了今日之所求;前日之仇变成了今日之恩 。张眼望见了弃置在高阁上的扇子,又吃一惊  。前日之所欢变成了今日之所恶;前日之所求变成了今日之所弃;前日之恩变成了今日之仇 。忽又自笑 :“夏日可畏,冬日可爱” ,以及“团扇弃捐”  ,乃古之名言 ,夫人皆知,又何足吃惊?于是我的理智屈服了 。但是我的感觉仍不屈服 ,觉得当此炎凉递变的交代期上 ,自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足以使我吃惊。这仿佛是太阳已经落山而天还没有全黑的傍晚时光 :我们还可以感到昼,同时已可以感到夜。又好比一脚已跨上船而一脚尚在岸上的登舟时光:我们还可以感到陆 ,同时已可以感到水 。我们在夜里固皆知道有昼  ,在船上固皆知道有陆 ,但只是“知道”而已 ,不是“实感” 。我久被初冬的日光笼罩在南窗下  ,身上发出汗来,渐渐润湿了衬衣  。当此之时 ,浴日的“实感”与挥扇的“实感”在我身中混成一气 ,这不是可吃惊的经验么 ?

于是我索性抛书 ,躺在墙角的藤椅里 ,用了这种混成的实感而环视室中  ,觉得有许多东西大变了相。有的东西变好了:象这个房间 ,在夏天常嫌其太小 ,洞开了一切窗门 ,还不够 ,几乎想拆去墙壁才好 。但现在忽然大起来,大得很!不久将要用屏帏把它隔小来了。又如案上这把热水壶 ,以前曾被茶缸驱逐到碗橱的角里  ,现在又象纪念碑似地矗立在眼前了 。棉被从前在伏日里晒的时候 ,大家讨嫌它既笨且厚  ,现在铺在床里 ,忽然使人悦目 ,样子也薄起来了。沙发椅子曾经想卖掉 ,现在幸而没有人买去。从前曾经想替黑猫脱下皮袍子 ,现在却羡慕它了 。反之  ,有的东西变坏了  :象风,从前人遇到了它都称“快哉!”欢迎它进来  。现在渐渐拒绝它 ,不久要象防贼一样严防它入室了。又如竹榻 ,以前曾为众人所宝,极一时之荣。现在已无人问津,形容枯槁,毫无生气了 。壁上一张汽水广告画 。角上画着一大瓶汽水,和一只泛溢着白泡沫的玻璃杯,下面画着海水浴图。以前望见汽水图口角生津 ,看了海水浴图恨不得自己做了画中人 ,现在这幅画几乎使人打寒噤了。裸体的洋囝囝趺坐在窗口的小书架上,以前觉得它太写意 ,现在看它可怜起来 。希腊古代名雕的石膏模型立像 ,把裙子褪在大腿边  ,高高地独立在凌空的花盆架上 。我在夏天看见她的脸孔是带笑的 ,这几天望去忽觉其容有蹙,好象在悲叹她自己失却了两只手臂 ,无法拉起裙子来御寒 。

其实,物何尝变相 ?是我自己的感觉变叛了。感觉何以能变叛 ?是自然教它的 。自然的命令何其严重:夏天不由你不爱风 ,冬天不由你不爱日 。自然的命令又何其滑稽 :在夏天定要你赞颂冬天所诅咒的,在冬天定要你诅咒夏天所赞颂的!

人生也有冬夏 。童年如夏 ,成年如冬;或少壮如夏 ,老大如冬 。在人生的冬夏,自然也常教人的感觉变叛 ,其命令也有这般严重,又这般滑稽。
 
 

词叟欢迎你!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